发热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胎儿性别鉴定乱象B超机随意买中介安排医院鉴定

发布时间:2021-01-11 16:43:47 阅读: 来源:发热管厂家

胎儿性别鉴定乱象:B超机随意买 中介安排医院鉴定

目前,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衡。专家预测,到2020年,将有3000万至4000万处于婚育年龄的男士“被剩下”。 性别选择性人工流产是造成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主要原因,求子心切的家长们希望得知胎儿性别,催生了地下胎儿性别鉴定市场的繁荣。 记者暗访发现,目前在市场上,B超机能够随意购买,这为小诊所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大开方便之门;另外目前还有很多中介,可以安排孕妇前往正规医院做B超得知胎儿性别,甚至表示可以安排打掉4个月大的胎儿;一些香港中介机构也开展了安排孕妇赴港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业务。 ●南方日报记者李秀婷实习生胥柏波罗小玲发自东莞、广州 1 江湖 乱象 不需行医执照,B超机可任意购买 记者暗访发现,被列入国家二类医疗器械管理目录的B超机,在市面上却能够任意买到。 去年11月,在东莞打工的方先生获悉,有小诊所用B超机非法为孕妇鉴定胎儿性别牟利,于是他也起了买B超机做鉴定业务的念头。 通过网络,他查到了一家专门做B超机等医疗器械的公司,名为“武汉中旗电子有限责任公司”,生产各种型号和规格的B超机。通过这家公司的客服电话,他得知,该公司在广州有一个办事处,可以直接上门购买。 去年11月中旬,方先生来到该公司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洛溪新城如意中心D座901室的办事处,购买了一台便携式的B超机,花了7000多元。在交易过程中,对方未要求他出具任何行医执照、医院营业执照等相关证件,便轻松完成了交易,但对方拒绝开具发票。 记者联系上该公司广州办事处的主管张先生,称自己是在广州城中村开小诊所的,欲购买一台B超机。张先生表示,有各种型号的B超机,可任意选择购买。 2月20日上午,记者来到洛溪新城如意中心D座901室,张先生热情接待了记者,向记者介绍并推荐各种型号的B超机。当记者表明自己刚开了一家小诊所,并没有任何手续时,张先生说:“这个问题你不要告诉我就行了。” 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他还表示,“现在没有哪个公司说,你要把营业执照带过来我才卖机器给你。但按法律规定来说,确确实实是有这么一条规定,但谁去执行这项规定?” 在交谈过程中,记者明确表示自己购买B超机是为了给孕妇鉴定胎儿性别,张先生也丝毫不以为意,表示这些B超机都能很清晰地看到胎儿的图像,还建议记者需要先学习一下,才能通过B超图像判断出胎儿性别。 20日下午,记者来到了位于广州市芳村花地湾地铁站附近的国览医疗器械城。在这栋大厦内,密密麻麻有着上百个档口。记者随机选择了一楼的四五家档口,均有各种品牌和型号的B超机出售,价格从7000多元到1万多元不等。这些B超机有武汉中旗、强生等品牌,均是比较有名的医疗器械生产企业。 记者在这些档口内询问,称自己是开小诊所的,没有相关手续,能否购买B超机,甚至直接询问这些B超机是否可以清晰辨别胎儿性别时,这几个商家都对上述问题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并表示,当场付钱就能提货,强调“不需要任何证件执照和手续”。 2 江湖 乱象 黑中介安排正规医院或赴港鉴定 在东莞市妇幼保健医院附近的下三杞新村,很多居民都知道附近有为孕妇做性别鉴定的小诊所。经他们的指点,记者找到了这家小诊所的所在地,但房东告诉记者,就在不久前,因为在帮人接生的时候胎儿意外死亡,这家小诊所的负责人已经被拘留了。 在东莞妇幼保健医院门口的振兴路,一家药店的店员悄悄告诉记者:“在离妇幼保健医院不远有一个桑园一村卫生站,据说那里可以做性别鉴定。” 在约20分钟车程后,记者来到了桑园一村卫生站,这是一个以“妇儿科”为主打业务的诊所。诊所的接待厅不到20平米,共4个房间,床上白被褥凌乱不堪,床头支架上挂着输液瓶的导管,外面一个大房间里堆满各式药品,3个穿着护士服的小姑娘在紧张地忙着。 记者表明了来意,却遭到了自称姓袁的医生连口拒绝,说她这里没有B超机,不能做鉴定。记者表示,自己是在妇幼保健院旁边一个药店朋友的推荐下才来的,这时她才稍微放松了警惕,放低了声音,详细地询问记者是哪里人,怎么知道的这里,孩子有多大了,等等。 记者表示自己怀孕差不多三个半月了,她表示现在还看不到,只能去看彩超,然后她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莞城医院”和“350”的字样,介绍称,可以去莞城医院做鉴定,她可以帮忙联系,收费是350元。 这位袁姓医生说:“如果你们真要去,提前联系好了,到时候他们就会派车来接你。”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妇产科医生透露,虽然法律明确规定,禁止非医学需要进行胎儿性别鉴定,但很多医院的医生为了挣取“外快”,会应孕妇的要求,在做完B超检查后,悄悄告诉孕妇胎儿的性别。 记者通过QQ与一位在网络上打出广告,提供“鉴定胎儿男女性别”服务的彭小姐取得了联系。记者称自己怀孕3月有余,想知道胎儿是男孩还是女孩。彭小姐表示,自己可以帮忙安排孕妇去正规的大医院做性别鉴定。 当她得知记者在天河区时,即表示可以安排去南方医院或者省妇幼保健院进行鉴定。记者疑问,“之前我自己去南方医院鉴定胎儿性别,为什么医院不给做?”彭小姐称自己安排的就可以做鉴定,这是因为她“有关系”。她还表示,“以前是南方医院的医生。” 她告诉记者,抽血检查的话,结果会非常准确,“B超500元,抽血1000元”。 但当记者直接询问到,如果查到是女孩时,能否在南方医院进行人流手术,彭小姐当即痛快表示“也可以安排”。 业内人士透露,由于香港并未禁止对胎儿进行性别鉴定,很多进行赴港产子中介业务的香港公司同时也为大陆孕妇提供鉴别胎儿性别的中介服务。 记者联系到了香港金宝宝国际医疗服务公司在大陆地区的负责人郑先生。郑先生表示,金宝宝公司是为客户提供香港医疗服务,其中也包括胎儿的性别鉴定。“孕妇怀孕八周以上通过DNA检测出胎儿性别。” 郑先生介绍,孕妇直接到香港检测的费用是5000元人民币,而如果在深圳抽血取样,送到香港进行化验的费用则是5500元人民币。 他表示,孕妇去香港检测的话,当天即可来回,化验报告三到五个工作日出,“我们会通过电话通知孕妇或者家人,化验原件通过快递或者传真到客户手上。当问及这种业务是否合法时,郑先生表示,“这在香港是公开合法的。” ■记者观察 性别失衡已成社会大问题 B超机的发明,为人类诊断自身的疾病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由于它也能检查出胎儿性别,却间接地成为了女婴杀手。 从B超到更为准确的DNA检查,技术工具迅速成为性别选择的利器,使得国内人口出生性别比严重失衡。性别选择性流引产造成偏高的出生性别比已经成为了社会的共识。 据公开资料,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人口出生性别比持续失衡,加上女婴相对死亡水平持续偏高,到目前性别失衡的矛盾已经越来越突出。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公报显示,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假设女孩为100)是118.06。而国际出生人口性别比正常水平是102-107,中国远高于正常值。 这种长期累积的青少年男性多于青少年女性的人口结构状况,已经形成了未来的婚姻挤压。有专家预测,到2020年,将有3000万至4000万处于婚育年龄的男士“被剩下”。 “B超机的泛滥是非法胎儿性别鉴定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医疗领域知名律师周玉忠表示,目前应尽快完善B超机生产、经营、购买、使用的各项制度。 他表示,B超机属于二类医疗器械,应取得《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方可经营,违反规定的应受行政处罚,数额较大的涉嫌非法经营罪。购入B超机从事非法胎儿鉴定的,属于非法行医行为,情节严重的以非法行医罪追究责任。 周玉忠律师介绍,根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母婴保健法》,我国严禁利用超声技术和其他技术手段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严禁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 而在《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也有明确规定:严禁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严禁选择性别进行的人工终止妊娠行为。怀孕无紧急情况要求施行引产术的,施行手术单位必须查验其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出具的证明,方可以终止妊娠。

张掖事业单位考试

甘肃省企事业单位招聘

甘肃公务员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