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热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移动造访腾讯王建宙互联网之梦是否能圆

发布时间:2020-02-10 21:48:21 阅读: 来源:发热管厂家

2009年12月31日,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总裁王建宙出现在腾讯公司总部。当晚8时许,腾讯网上出现了“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一行参观腾讯公司”的新闻,并罕见配有四幅照片,包括王建宙一行人与腾讯高管的合影留念。2010年伊始,中移动打算收购腾讯公司的传言,被炒得沸沸扬扬。对于腾讯而言,中移动这个名字代表五味杂陈,一言难尽,两者曾有过蜜月,也有过翻脸。两者,是否会因“移动互联网”概念而重新携手,仍然是谜。

王建宙南下深圳的时间点选得恰到好处。

2010年的前一天,此刻,人们正在迎接新年,又逢休市,无论传言真伪,对这两家公司的股价无甚影响。

当下,运营商、互联网领域变化颇多,中移动与腾讯,这两个不同领域的大鳄,均能左右行业动向,他们一定知道,他们的会面势必会引发外界的诸多联想和猜测。

但是,此次中移动与腾讯高管人士的握手,却显出意外的高调,不可避免引发众多揣测。

中移动想转型互联网,但梦想如何照进现实?互联网最终将会是谁的天下?

并购之说无稽之谈?

此次前往腾讯考察的中移动人士,包括王建宙,集团综合部总经理吕平、卓望数码技术(简称卓望)首席执行官叶兵、广东移动总经理徐龙等。而腾讯方面接待的人包括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腾讯公司执行副总裁刘成敏等。

但名单里偏偏缺了一个人,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

1月2日,中移动香港上市公司发言人RainieLei在一份声明中称,近期媒体有关中国移动正在洽购腾讯控股的报道纯属谣传。

1月4日,腾讯公司公关发言人则向时代周报确认,“中国移动洽谈购腾讯一事纯属子虚乌有。”

猜测并非空穴来风。据业内人士透露,中移动收购腾讯公司的想法由来已久,从王晓初任中移动董事长时就有过接触,但因为中移动体制问题和腾讯公司对收购条件的不满而一直未果。有消息称,2002年的时候,中移动曾经想收购腾讯,当时腾讯报价10亿元,中国移动嫌贵没买。

进入2010年,腾讯控股(香港联交所代码:700)涨势不减,2010年1月5日股价再创下171.80港元新高,股价连续上涨使得腾讯市值首次超过400亿美元,市值已达3100亿元人民币,继续稳固市值全球第三大的互联网公司地位。而“被”收购的传闻也越发显得不靠谱。

互联网资深分析人士洪波对时代周报表示,高调会面不代表收购的信号,如果要谈,中移动也应该和腾讯的大股东—南非的MIH公司去谈。“虽然马化腾、刘炽平等高管有减持套现动作,但MIH公司一直以来不仅没有卖股份,反而在增持,腾讯是MIH公司手中最大的资产,卖的可能性不大。”

“中国移动作为一个大型国有企业,在收购和资本运作上是受到非常严格控制的,而腾讯超百亿美元的市值,中国移动也很难搬得动。”电信业专家、飞象网总裁项立刚认为,中国移动确实收购过凤凰卫视的部分股份,但这并不是经济层面上的收购,对于其他的收购没有参考意义。

“双方都没有财务方面的人参与,腾讯主角马化腾及大股东都未出现,电信行业资深分析师付亮认为,此次参观根本不可能与收购有任何关系,最大可能是中国移动去腾讯讨教如何运作移动互联网。

但是,“只是为了‘考察’,为了提高业务?他们现在可还是竞争对手,考察的说法未免不合情理。”北京CBCT品牌营销机构董事长李志对此说不予认同。

“中移动有做移动互联网的想法,但目前做得不好。双方合作的可能性更大,两家出资共同成立一个新公司,都有可能。”一前腾讯资深员工向时代周报如此分析。

清华大学移动互联网技术专家、品味网创始人邓永强也认为,收购没有太多可能性,合作的可能性更大。

两巨头曾经恩怨

向互联网转型是中移动的大战略,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中移动其实在各个互联网应用领域的布局基本已经到位,如飞信、卓望旗下的139信箱、说客,以及播思,这些与互联网有关应用、软件平台等产品加起来(业务规模)差不多等于一个腾讯。

“但这些业务由中移动旗下公司或者合作公司分别运作,各自独立,业内戏称‘八王分地,各有算盘’。”结合此次考察团成员叶兵的卓望集团首席执行官的身份,邓永强认为,如果未来合作的话,卓望有可能是关键角色。

事实上,中移动与腾讯一直都有合作,其中最为业界熟悉的就是2006年底飞信推出时,腾讯向中移动“低头”一事。

2000年12月,中国移动正式推出了移动互联网业务品牌—“移动梦网Monternet”,并启动了广邀合作伙伴加盟的“移动梦网计划”,为合作者即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提供一个全面服务的网络。移动梦网与SP达成了手机代收费的“二八分账”协议,电信运营商分二成,SP分八成。

正是“移动梦网”计划激活了QQ在无线市场的商业潜力,让寻找盈利模式的腾讯终于在移动及电信增值服务领域找到了突破口,这就是移动QQ,这也是腾讯真正走向盈利的第一步。

但蜜月总是短暂的。2006年5月,中国移动出台《关于暂停与部分梦网合作SP续约的通知》,其中称所有在互联网开展各类IM服务的SP,其现有相关聊天类梦网业务合作协议将续签到当年12月31日为止。

暂停续约的企业中,腾讯的移动QQ首当其冲。这时移动QQ已有700万用户,国内无线IM市场中,腾讯的移动QQ占据了超过60%的市场。

对腾讯而言,这无异于一场“断粮”之灾。

“中移动想做自己的飞信,所以与腾讯等SP中断合作”,如洪波所言,与提供IM服务的SP不再续约的同时,中移动的IM业务—飞信业务当时已进入了公测阶段。

2006年12月29日,“合作大限”将至之际,腾讯控股宣布在未来的六个月内,通过共同技术开发,实现中移动飞信用户与腾讯移动QQ用户的互联互通,用户群共享,“腾讯QQ给了中移动,得到了些钱”,在一知情人士看来,腾讯实在是无奈之举。随后不久,腾讯推出了永久免费的“手机QQ”。虽然不同于移动QQ,但手机QQ需要用手机登录互联网,这事实上也需要与中移动的合作。

至此,腾讯与中移动的合作一直都有,但性质已经发生改变。

王建宙互联网之梦

“目前,国内大的互联网公司都没有把与中移动的合作当成主营业务,2006年后的SP日子很惨,2007年不少SP不得己出售资产。”洪波一路看过来,对这段历史非常清楚。他认为:“与控制市场、影响政策的垄断巨头的合作风险太大,让正常发展的企业抱有戒心”。

“此后,腾讯的业务开始由移动增值转向互联网增值服务,摆脱对无线、移动的依赖”,佐证洪波看法的是腾讯2008年的财报。

2008年,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到49.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95%,占全年总收入的68.7%。而腾讯全年移动及电信增值服务收入达14亿元人民币,占全年总收入的20%。

移动项目从占主营业务的50%以上到20%,这一数字的背后是腾讯迅速转型的决心。

而中移动也开始发力互联网。

“我们需要的是互联网疯子,他必须是那种整天想着互联网,心思都放在互联网上面(的人)。我们需要这样的年轻人加入中移动。”2007年6月,王建宙说的这段话非常著名,某种程度上被看成是王建宙的“互联网战略宣言”。

2000年的移动梦网,应该算是中移动开始步入互联网领域的第一枪。

与移动梦网同时起步的还有卓望公司,卓望已发展成为卓望控股集团,由中移动联同美林、沃达丰等企业共同成立的无线数据领域的专业公司,成立后帮助中国移动创立了“移动梦网”业务品牌及门户体系成为中移动发展数据新业务的研发基础及核心发动机。

当时卓望的首席架构师、“梦网”一词的发明者谢峰曾表示:“力主王晓初所欣赏的贝尔实验室最后发展为朗讯的模式,卓望也要走这个路子。”

这个观点无疑表明,中移动早年是想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互联网事业。如前文所讲,这期间有与众SP的合作,意在推动中移动数据流量的提升,以及培养用户。但当自己的实力提升之后,开始推动自己旗下的业务,如飞信。

在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移动的飞信业务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微软的MSN,成为国内即时通信市场第二名,仅次于腾讯QQ。但在一前腾讯内部资深员工看来,“飞信技术一直是大问题,飞信的注册用户和活跃用户差别特别大,另外,大多数用户仍用PC端来发飞信,并不是真正的移动业务”。

“在飞信项目上的不太成功,让中移动对自己做互联网信心不足,变得谨慎,同时开始挖真正懂互联网的人才”,据一互联网资深人士介绍,中移动的互联网人才战略早已启动,中移动委托猎头公司为自己招募互联网行业精英。“业内不少人曾接到这个猎头公司的电话,但对于中移动庞大的国企体制能否有施展的空间,始终心存疑虑,所以没成行。”

互联网鹿死谁手

一直以来,中移动的人才选择路径非常清晰,能做到中高层以上的人几乎都来自电信行业。根据各种公开资料分析,现任中国移动旗下互联网公司139移动互联副总裁的罗川,是目前外来人才中位置最高的一位。

但是,“基因决定了中移动的国有体制很难做好互联网”,邓永强如此评论道。

“到目前为止,中国移动及另两个运营商向互联网转型都不算成功”,在付亮看来,转型的难点还在于“运营商还在按电信的管理模式和业务推广模式,还未能真正了解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运作模式。在新的商业模式中,运营商不再是唯一的主导者,只是产业链一个最积极的环节而已”。

付亮认为,国有体制也是一个制约因素,中国移动等公司聘请来了“互联网疯子”,却未能搭建一个充分发挥这些“疯子”的环境,经常采用命令式的决策方式、以数字为重点的KPI考核模式,去指挥这些“疯子”,无疑是把这些“疯子”的才能放到了一个玻璃盒子里。

“互联网与通信商业模式不同,通信商业模式非常简单,和高速公路收费类似,互联网则不同,打开了海量应用的大门,可以为消费者提供差异化服务,这就要求运营商有所为有所不为”,付亮认为,由于运营商之间的激烈竞争,运营商应该看到,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将产业链壮大是提高竞争力的不错选择。

结合以上背景,中移动在自身经营互联网业务并不成功、尚有诸多制肘之际,王建宙考察腾讯一事,无法不让业界产生更多联想。

面临三大运营商角逐3G通信市场、向未来的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挑战,2009年底的中移动和2006年时的“随心所欲”的中移动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王建宙的姿态的确表明了“平等合作”,但已经不依赖中移动的腾讯会作如何选择?腾讯大股东MIH如何选择尚且不论,就马化腾当日没有露面这一细节,是否蕴含某种玄机呢?对此,腾讯公关发言人没有给予答复。

“一个全新产业政策刚刚开始。”3G门户网总裁张向东认为,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未来必然走向合作。

的确,无论是并购还是合作,在科技行业,中移动这类的央企与互联网私营企业的联手或许将是必然,但是,这将是一个怎样的合作?

未来的互联网,将是谁的互联网?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免费

短篇激情小说

julia京香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