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热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农民为什么热衷秸秆焚烧深山含笑

发布时间:2020-10-19 08:20:37 阅读: 来源:发热管厂家

农民为什么热衷秸秆焚烧

近日看到新闻说《市长闻烟追责、服刑人员集中教育,各地出奇招整治秸秆焚烧》,颇感无奈,秸秆禁烧的“战斗”号角在各地被吹响,却几乎全部是对着农民对着基层干部去的。然而将雾霾完全归罪于秸秆焚烧就有失偏颇了,而讲秸秆焚烧视为农民之“罪”则更为不妥!

笔者家乡地处华北平原,此处深受秸秆焚烧之苦,每年夏收秋收之际,每至傍晚,到处浓烟滚滚,甚者十米之外不能见人,口鼻喉咙也被这烟火气撕扯着,呼吸都成难事,眼睛也被熏得疼痛不已。每年两次,有些地方还有第三波,年年如此。每每到了此等时节,新闻都对这焚烧秸秆的举动深恶痛绝,同时对焚烧秸秆危害的宣传也铺天盖地。加上近年来对空气质量问题的广泛关注,这种可以瞬间让人窒息的破环空气行为,更让舆论大张挞伐。基层政府为了平息众怒,也下了大力气整治。每次到夏秋收获的季节,乡镇里都要把能派出去的干部全撒出去,天天守在田间地头,禁止乡民焚烧秸秆。同时也会要求村委通知乡民禁烧秸秆,违者从重惩处、罚款多少多少之类,还要组织人到地里严防死守。另外也会在路两旁挂满“秸秆还田,利国利民””焚烧秸秆可耻,利用秸秆光荣“之类的横幅。但是不管宣传有多苦口婆心,措施多严厉,阵势有多大,总没多大用处。白天不让烧,乡亲们会晚上结伴点一把火,风高月黑,火势容易蔓延,人却不易被抓,而守护的人也睁只眼闭只眼,毕竟都是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谁也不会为了这禁令得罪人。况且,自己家的秸秆也等着烧呢……或者是村干部等上边风头一过,且村民已收割完毕,不声不响放一把火,把该烧的都烧了,当然,连带自己家的。镇里县里干着急也没办法。因此,这件事就成了死循环,政府年年强调,媒体年年报道,老百姓该烧的却一次都没落下。

深受焚烧秸秆烟熏火燎之害,想必大多数人都很想不明白村民为什么一定要烧秸秆?所谓秸秆还田和加工饲料之类的处理办法不是挺好的么?焚烧秸秆造成的空气污染村民不是首当其冲成为受害者么?其实,不了解秸秆成为问题的背景,不知道秸秆还田处理的麻烦,不知道秸秆为种地带来的困扰,就很难明白为何村民会选择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处理方式。笔者自小从农村长大,深知农民不得不焚烧秸秆之苦,今天就替乡亲们说句公道话。

首先,秸秆成为问题也就是这一二十年才出现的,细究之,这是农业机械化的副产品之一。二十年前农民从未用过联合收割机,收麦子都是自己拿着镰刀弯着腰将成熟的麦子放倒,捆成捆,然后用机动车或者牛车拉到打麦场上用石磙碾压,等麦子脱落以后,将秸秆挑成一垛,之后就是扬场、装袋、晾晒、运回家。这是很传统的收获方式。后来就有了打麦机,但也需要把麦子收割后拉到场院里摆弄。稻子也差不多,只不过碾压的方式不行,一般都要在场院上支上脱粒机把稻谷从穗上摆弄下来。玉米的收获方式相对来说容易一些,就是把玉米棒子掰了放进袋子里运回家,然后要把秸秆放倒,拉回家里喂牲口。这样的收获过程很是漫长,一般最少需要半个月左右才能捯饬完,而这中间还得祈祷一直有好天气,否则这一季的粮食就很有可能会烂在地里或者打谷场上。且此过程实在太劳苦,仅收割时连续几天的弓背弯腰,就让人浑身疼痛难耐,更别说剩下的一系列重体力劳动。

十五年前,农村就开始大规模用联合收割机收麦子,这种机械化运作可以让乡亲们在一个小时之内将干干净净的麦子装袋运回家,省却了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的折腾和艰辛,也减少了这半个月对天气的提心吊胆。然而这种方式却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联合收割机所过之处,除了麦粒完好无损外,麦子的秸秆几乎都被打碎了,散落的到处都是,而且这种打碎的秸秆对绝大多数的乡亲们来说,都已经是无用之物了,加上把它们聚拢起来拉出田里非常费劲,所以村民不得不一烧了之,灰烬还可以肥沃土地。十年前,玉米就开始大规模机械化运作了,这种方式的问题仍旧,除了玉米棒子,收获之后遍地被打成粉末的秸秆。八年前,就轮到水稻了,问题同样。

其次,村民为何讨厌“秸秆还田”?传说中的秸秆还田是非常环保也能肥沃土地的处理方式,但是乡亲们在尝试之后却对此颇有微词,以至于后来没有一家愿意这么干了。问题出在哪儿呢?秸秆还田的方式无非是用机器将秸秆打碎深埋。然而此过程需要村民花钱来处理,一般是一亩地几十块钱,基本上机械化耕种的价格相同,这无疑增加了种田的负担,不如一烧了之来得简单痛快。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如果夏季收完了麦子第二季想种水稻的话,那么尽管打碎的秸秆已经被深埋,但是插秧时地里一放水,这些秸秆就会漂浮起来,在水面上形成厚厚的一层,一般有几厘米到十几厘米厚,而且吸饱了水的秸秆重量会成倍增加。这就为水稻种植造成了两个困难:一是插秧时如果遇到秸秆堆积的地方,很难将秧苗插进泥土里,而且即便插进去了,也会因为扎根较浅很容易漂浮起来,造成水稻的大面积枯死;二是漂浮的秸秆被风一吹,会在水面上来回游走,由于它们重量大,就会将好不容易插好的秧苗压在身下,使其露不出水面见不了阳光,不久就腐烂成了烂泥了。而秋季收获完了水稻和玉米之后,就要种植冬小麦了,如果在这时候用秸秆还田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呢?因为很多深埋的秸秆并不会马上腐烂,而且也不是均匀的埋进地里的,那么就会出现有很多小麦种子种下去以后由于秸秆阻隔不接触泥土或很少接触泥土,以至于无法生根发芽的情况,这就会造成来年小麦的大规模减产。如果真的要等秸秆腐烂后再下种,则最少需要等十天半个月才行,而且是在土地中水分充足能够腐烂秸秆的情况下,而这十天半个月就延误了农时,会造成作物大规模减产,农民的收入也会大规模下降。

再者,秸秆为何对村民而言成了无用之物? 其实以前乡亲们还是比较愿意处理秸秆的,因为秸秆对其而言主要有四个用途,一是存起来喂养牲口;二是经过腐烂后用于来年地里的肥料;三是农闲时可用水稻的秸秆做帘子打草绳增加收入;四是可卖给附近的造纸厂(用于造纸)和塑料大棚(用于冬天保温),特别是水稻秸秆,根据情况可达一亩地几十到一百多不等。但是现在这些出路基本都被堵死了:一是由于机械化生产的普及,很少有村民家里喂养牲口了;二是如果做草肥的话,将这些东西从地里弄出来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况且草肥的肥效远不如化肥和粪肥,因此村民一般都会大量施用化肥,如果真想培养持久肥力的话一般会去养鸡场、养猪场买粪肥,根本不会去折腾秸秆;三是经过联合收割机击打后的秸秆非常脆弱,且长度较短,已经不能用来做帘子打草绳了;四是近年来附近的造纸厂和塑料大棚生意不佳,生产原料也不缺,也就用不着秸秆了。此种情形之下,秸秆就彻底成了无用之物,留着徒增烦恼与危害,村民焉能不烧?

最后,从上边的情况我们可以知道,如果秸秆处理不好,那么村民一季或者两季的耕种收入就会大受影响,相比于一年两三次,一次半个月左右的烟熏火燎,收入微薄的他们更注重的如何用最便捷的方式来消除他们的麻烦。空气糟糕忍几天就过去了,可要是粮食减产收入不好,这一年恐怕都要郁闷了,相形之下,烧秸秆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毫无悬念的选择。

至于解决办法,靠政府三令五申的禁止和恐吓明显不可靠,靠画饼充饥式的宣传也完全没用,想要农民返璞归真采用二十年前的收割方式或者自觉费钱费力保护环境更是痴心妄想。想来真正有用的无非两个方式:一是加大投入研制出一种能够让秸秆快速腐烂但又不能有损地力有损作物的东西,同时还得让乡亲们用得起,这是能够做到秸秆还田的最佳途径。现在虽有腐熟剂之类的东西,但是一来秸秆腐烂过程还是比较长,仍然会延误农时,而来农民的确吃不准是否会伤地伤作物,因此基本都不用。二是政府出面大力扶植能够大量消化秸秆的产业,比如以秸秆为原料的造纸、饲料加工等,提高秸秆的收购价格,这样才能让乡亲们行动起来,把散落一地毫无用处的秸秆收集起来,也才能避免他们采用一把火的方式解决问题。最终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人们常说的:发展中的问题还得靠发展去解决。

合肥阳痿医院哪家好

治疗妇科炎症的医院

福州专业阳痿专科多少钱